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余姚看妇科医院哪家最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13:50:2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余姚看妇科医院哪家最好,余姚做人流医院专业,奉化哪家人流医院好,北仑人流医院专,奉化哪里无痛人流,宁波华美医院的在线咨询,北仑医院打胎要多少钱

  原标题:上海警方捣毁10亿级虚开发票团伙 本报记者直击“营改增”以来本市破获最大虚开发票案抓捕全过程

  

  警方搜出大量公章、账册、发票存根。

  

  犯罪嫌疑人戴某在拘留证上签字。 均简工博 摄

  昨天清晨5时,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会同杨浦公安分局,在市税务部门的配合下出动120余警力,分成20余行动队,将一个盘踞上海多年、以提供“咨询服务”为幌子的虚开增值税发票职业犯罪团伙一举歼灭。本报记者直击抓捕全过程。

  去年年底,警方发现一条线索,一家“咨询公司”涉嫌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且数额巨大。经过缜密侦查,这一团伙架构逐渐清晰:犯罪嫌疑人徐某、戴某等先后注册成立10余家“企业服务”“商业咨询”公司,表面上提供咨询、销售预付卡,实际上从事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的犯罪活动。2013年1月至今,通过收取票面金额3%左右开票费方式,这10余家公司以“咨询费”“服务费”之名累计虚开发票金额高达10亿余元,从中非法获利1000万余元,虚受发票的企业可借此逃避缴纳税收,给国家造成税款损失达2亿余元。

  该案系“营改增”改革以来,上海公安机关破获的涉案金额最大、抓获嫌疑人最多、犯罪链条最为完整的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案件。昨天抓捕行动中,10余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,6个开票窝点被捣毁。

  民警为犯罪嫌疑人披上外套

  昨天清晨5时,中山北一路803号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14楼会议室灯火通明,参与此次抓捕行动的民警已集结完毕。

  “行动方案大家清楚了,细节问题再强调下。”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五支队支队长徐翔进行最后动员,“首先要确保行动安全,既要保护对象的安全,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。”

  这次抓捕行动,参与的民警多达120余名,分成20余个行动队,最早一支行动队因抓捕对象远在浦东川沙,于凌晨4时30分先期出发。

  “所有带队同志到行动点立即汇报,不要说不相干的话。”徐翔叮嘱,“到达点上后切断所有私人联系,等待统一行动指令。”

  5时16分,开始点名,第一支行动队伍出发。

  5时25分,20余支行动队伍全部出发。

  记者跟随其中一支行动队,直扑本案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戴某位于广州路上的家。5时43分,行动队到达戴某所住小区。这时天色渐亮,有遛狗的老人在小区门口进出。

  5时50分,行动队悄然进入戴某家所在楼栋。在门口,4名侦查员压低嗓门确认抓捕细节:女民警王沈仪敲门,严广宇等两名男警负责抓捕。因为戴某住二楼,还有一名民警留在楼外,以防戴某慌不择路跳楼逃跑。

  5时55分,抓捕开始!民警走上二楼,王沈仪站到门前,严广宇背贴墙壁站在台阶上,另一名男警则蹲在楼道一侧,戴某一开门,可以立即将其控制。

  连续敲好几下门,房内一点动静也没有。严广宇手抠墙壁,与暂时停止敲门的王沈仪交换了下眼神,敲门声继续回荡在清晨的楼道里。

  5时57分,门打开一条缝,睡眼惺忪的戴某探出头来。严广宇和另一名男警一跃而起,把门缝掰开,顺势拥进屋并喊道:“警察,不要动!”

  5时58分,进入房间的三位民警亮出证件和搜查令:“你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,我们现在依法进行搜查。”

  6时03分,民警注意到已被控制的戴某只穿了一件短袖,于是找来一件外套为他披上。

  书桌上竟有一摞政策法规

  两室两厅的房间,从厨房到卧室,从茶几到书桌,堆满各种各样的物品:换洗衣物、食品、新买的背包、各类文书票据……侦查员要从这一堆堆杂物中,找出相关证据。

  6时05分,严广宇拿出一叠贴有标签的密封袋:“对于嫌疑人的涉案物品,我们要登记数量、密码等信息,随证物一起流转,最后交给公诉机关。这些都要确保程序合法、规范。”从客厅开始,民警在摆放着食品、服装和各类塑料袋的茶几上搜出一个装有多家银行U盾和电子密码器的盘子,还发现多张手写的流水记录。在沙发一角,民警又找到一大叠银行卡。

  6时20分,民警在堆着毛绒玩具、饮用水、保养品和大量笔记簿的书房里开始搜索,每本笔记簿都逐一查验:“跟案件相关的证据我们都要登记后带走。”

  6时35分,民警在戴某书房抽屉里找出一叠4厘米厚的票据,旁边一个大信封里是一叠不同人的身份证复印件。在书桌上,记者还发现一大摞打印出来的上海《营业税差额管理征税管理办法》等法规、政策和文件。

  6时50分,民警将清理出的证据和戴某的随身物品进行清理登记,交由戴某本人确认签字。记者看到清单上特别列出“房屋钥匙一套”,王沈仪说,因为戴某一个人居住,所以要将钥匙带走后再交还给他的家属,“只要搜查带走的东西,作为证据或交还家属,都要按照规定登记。”

  6时55分,戴某在拘留证上签字,随后被民警押解离开。

  管道箱塞满成包相关票据

  上午9时许,严广宇又和其他民警一起赶往这一团伙位于大连路、辽源西路上的一家名为“企业服务中心”的窝点进行搜查。这家公司的大红招牌上写着“销售各类演出、体育赛事票”“销售各类预付卡”等字样。走上二楼,公司营业厅陈设犹如银行,前方是4个销售窗口,后面摆着4套连接打印机的电脑,经税务部门鉴定,这4台电脑是发票开票机。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坦言,一台机器就是一家公司,“客户的钱汇到哪个公司,我们就用哪台机器开发票给他们。”她还说,“虽然四家公司老板可能不同,但背后的大老板都是一个人”。

  “这里的东西又多又散,多到我简直无从下手。”从凌晨4时就开始忙碌的严广宇半开玩笑地说:“一个这样规模的正常公司,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业务量?”在他找到的一个购物袋里,倒出来50余个不同公司的公章,一大堆发票存根堆在公司后台办公室桌上,这还只是开具发票的冰山一角。

  公司后台过道上有个不起眼的暗门。民警拉开这道门发现这里别有洞天:原本作为管道箱的狭长空间里,竟被塞满成包的相关票据。

  “从初步搜查情况来看,不正常的情况太多了。”严广宇说,从发票存根来看,发票是通过多个不同公司名义开出的,然而发票一律顶格开10万元,名义都是“服务费”,“哪有这么巧合的?”此外,从初步搜查出的大量发票来看,一般公司根本达不到这样的发票需求量。

  有“客户”“介绍人”被抓捕

  昨天上午8时许,行动收网,抓捕10余名犯罪嫌疑人,截至发稿时,审讯正在进行中。记者注意到,此次抓捕,除了戴某等提供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的犯罪嫌疑人,也包括开具发票的“客户”和“介绍人”。

  曾在徐某、戴某等人公司工作过的林某就是这样的“介绍人”。从公司辞职后,有人询问她有无虚开发票的渠道,于是她联系了自己原先的公司,“连线”成功一笔千万级的虚开发票“业务”。记者从警方了解到,林某这样的行为即使没有实际获利,也同样触犯刑法。从此前各地公安部门侦办此类案件最终法院判决来看,买卖双方同样都受到刑法处罚。

  “去年年底我们得到一条模糊线索,一路查下来发现这样一个松散型团伙。”徐翔说,本案主要犯罪嫌疑人,有些是过去在相关预付卡企业工作,掌握“客户”后自己单干的“黄牛”,也有人将正常的公司业务与虚开发票牟利结合在一起,本案还将进一步对买卖双方进行调查。

  上海警方称,企业在经营活动中,为达到少缴税或套现等目的,在无真实劳务发生或货物交易的情况下,为他人虚开发票、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发票、介绍他人虚开发票均属于违法犯罪行为。受票企业将面临补缴税款和罚款的行政处罚。警方提醒企业经营者,公安机关将持续加大对虚开发票行为的打击力度,法律也将严惩侵蚀国家税收的“硕鼠”。希望广大企业经营者和相关从业人员做到守法经营,诚信纳税。(记者 简工博)

  (责编:严远、韩庆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医院做无痛堕胎要多少钱